2500吨工业垃圾倾倒长江江滩 谁让母亲河如此"受_皇冠娱乐城_皇冠真人线上娱乐场_皇冠在线娱乐平台
首页 / 国内 / 正文

2500吨工业垃圾倾倒长江江滩 谁让母亲河如此"受

admin 2018-02-04 23:35

原标题:触目惊心!2500吨工业垃圾倾倒长江江滩 谁让我们母亲河如此"受伤"?

  长江流经多地是我国的黄金水道,如今却成了不法分子跨省转移工业污染的便捷通道。1月31号,安徽省环保厅对外通报称,近期在长江安徽段先后查获了近万吨的外省工业垃圾,有近2500吨已经倾倒在了铜陵段的江滩上。

  安徽警方通过摸排调查,一个利用长江航道跨省大规模非法转运倾倒固体废物的黑色产业链逐步浮出水面!在利益驱使下,产生工业垃圾的江浙企业为了节约成本,与一些不正规的环保公司签订了低价危废处置协议。

  这些所谓的环保公司拿到这些工业垃圾处置订单后,先将不同工厂的污染物集中到沿江的私人码头,然后再通过网上物流平台,随机招募沿途经过的普通船只,将这些工业垃圾通过水路运输到安徽境内。进入长江安徽段后,倾倒地的接头人就给船主打电话,告知具体倾倒地点。然后雇佣浮吊,连夜将船上近千吨的工业垃圾,就近倾倒在偏僻的长江江堤上。从源头企业到倾倒地,利益链条上的每个当事人都能分得一杯羹。

  跨省转移 长江安徽段查获万吨工业垃圾

  ↑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

  长江流经多地,是我国的黄金水道。如今却成了不法分子跨省转移工业污染的便捷通道。1月31号,安徽省环保厅对外通报称,近期在长江安徽段先后查获了近万吨的外省工业垃圾,其中有近2500吨已经倾倒在了铜陵段的江滩上。

  2月1号,央视财经记者在铜陵市义安区五松镇江滨村的一处长江堤坝内看到,蓝色防雨布覆盖的就是其中一处倾倒点。土堆呈现红色、青色等多种颜色,现场不时还能闻到工业废料的刺激性气味。

  去年10月,民警曾经赴现场勘验,发现该倾倒点污泥有几十吨,现场提取红褐色土壤送往专业机构鉴定后确定是已经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的酸洗污泥。

  安徽省环保厅副厅长殷福才说,它含有酸性,还有部分重金属,会对水生生态系统、陆地生态系统产生影响。

  根据《国家固体废物防治法》,非法倾倒危险废物达到3吨以上就可入刑,警方随后以污染环境案立案侦查。经查,去年5月,浙江籍犯罪嫌疑人涂某某、李某某在未向当地环保部门报备、未取得危险废物转移联单的情况下,伙同浙江嘉善一家螺丝有限公司姜某某、铜陵籍犯罪嫌疑人汪某某,通过货车非法将62.88吨酸洗污泥从嘉善运到安徽,倾倒在位于铜陵的这处长江堤坝内。

  长江航运公安局芜湖分局铜陵派出所所长张士平说,半夜偷偷往这个地方倒,铜陵这个地方比较偏,据反映平常也有一些生活垃圾往这边倒,这样子混杂在一起不容易被人发现。

  除了通过陆路大货车转运外,还有一条利用船舶的水上跨省转运通道。去年11月,长江航运公安局芜湖分局截获8艘船舶共计装载固体废物近7千吨。

  2月1号,记者在这处倾倒点看到,被倾倒的淤泥紧邻长江江面,面积有篮球场那么大,污泥中混合了多种颜色,现场恶臭阵阵。

  长江航运公安局芜湖分局铜陵派出所所长张士平表示,2017年11月份来的时候,长江边上这个水都是深褐色,颜色跟长江水完全不一样。

  长江航道形成跨省非法倾倒固废产业链

  根据安徽省环保厅通报,这是安徽首次发现通过长江航道跨省非法转运倾倒固体废物的案件。上万吨的固体废物为何要不远千里转运到安徽?究竟是谁在随意倾倒污染长江?

  目前,安徽警方已经成立“10.12”重大污染环境案专案组,通过扩大线索,摸排调查,一个利用长江航道跨省大规模非法转运倾倒固体废物的黑色产业链逐步浮出水面。

  据警方介绍,此次查处的近万吨工业垃圾,涉及江浙皖沿江多个地市,基本上都是由发达地区向欠发达地区“转移”污染。固体废物在运输途中易造成二次污染,且运费高昂,一般都是就近处置。

  安徽省环保厅副厅长殷福才介绍,因为处理一吨危险废物,就是大概需要6000到8000块钱。如果它非法利用这个途径来倾倒、来转移,一吨可能花个几百块钱就解决问题了。

  在利益驱使下,产生工业垃圾的江浙企业为了节约成本,与一些不正规的环保公司签订了低价危废处置协议。

  长江航运公安局芜湖分局刑事侦查支队副支队长邵纯表示,所谓公司的形式,实际上就是一些空壳公司,有的一些公司甚至只有他一个人。

  这些所谓的环保公司拿到这些工业垃圾处置订单后,先将不同工厂的污染物集中到沿江的私人码头,然后再通过网上物流平台,随机招募沿途经过的普通船只,将这些工业垃圾通过水路运输到安徽境内。

  长江航运公安局芜湖分局刑事侦查支队副支队长邵纯说,船主装运这种货物的运费要高于一般的货物,而且他们付货款也比较及时,所以船主还是有相当积极性的。

  进入长江安徽段后,倾倒地的接头人就给船主打电话,告知具体倾倒地点。然后雇佣浮吊,连夜将船上近千吨的工业垃圾,就近倾倒在偏僻的长江江堤上。从源头企业到倾倒地,利益链条上的每个当事人都能分得一杯羹。

  长江航运公安局芜湖分局刑事侦查支队副支队长邵纯表示,从源头企业一直到倾倒地,各个环节,有的中间商甚至有五级、六级,甚至更多。

  发现查处难 跨省非法倾倒屡禁不绝

  近年来跨省非法倾倒垃圾的事件时有发生,央视财经记者在查扣的运输污泥的船只上看到,这些船只都是江上最普通的货船,而且货仓内的污泥都被绿色的雨棚严密覆盖,运输途中很难被发现。隐蔽性强,机动性强,仅仅是查处此类案件碰到的第一个难题。办案人员表示,后期即使追查到了不法分子,也可能无法适用刑法予以严厉惩处。

  安徽省环保厅副厅长殷福才说,这些不法分子可能采取混合的办法,把危险废物和一般的固废混合以后,使得有毒有害的物质含量大大降低。本来是危险废物,却把它变成不是危险废物。本来是刑事案件,那就只能变成行政案件了。

  此次发现的近万吨工业污泥,安徽省内目前还没有一家能够出具此类鉴定报告的机构,必须求助环保部南京环科院的鉴定团队。不仅鉴定费用高昂,鉴定周期长达一两个月,给案件的立案和快速查处带来了难度。

  长江航运公安局芜湖分局刑事侦查支队副支队长邵纯表示,如果是危险废物,处置3吨以上就可以追究刑事责任。这就需要相关有资质的部门做出检测鉴定意见,在这个基础上公安主管部门才可以进行立案侦查。而现有的法律对一般性的固废,并没有从数量上设置追究刑事责任的标准。

  此外,不法分子盯上水路运输,也暴露了水上环保监管的空白。按照现行法规,环保部门没有水上的执法权,而具有水上管辖执法权限的海事和长航公安又不具备甄别处置环境污染案件的能力,最关键的是各地没有建立跨省联合打击的机制。

  安徽省环保厅副厅长殷福才表示,主要是危险废物产生的这些源头要控制好,要建立台账。一年产生了多少危险废物,处理了多少危险废物,还有哪些危险废物没有处理掉,到哪儿去了。光靠后面堵漏,这个难度就相当大了。

  长江经济带的保护已被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它不能只是一个口号。为什么巨量垃圾会“千里迢迢”地出现在别处?就因为跨界跨部门,反而容易被置若罔闻。不要忘了,我们共饮的是一江之水,在环保的问题上,没有分而治之,没有划片,只有拿出诚意,齐心合力,才能堵住跨界垃圾的漏洞。

  一江水 ,同心治 !

  编辑:杜巧梅 李瑜

  来源:央视财经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